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资讯

宁德市闽东医院:家国使命医者担当 彼此尊重赢得信任

时间:2022-02-24  来源:宁德市闽东医院  作者:谢焰锋

1_副本.jpg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我们已在塞内加尔执行医疗援助任务三个多月,这段时间充满了无数的回忆和感动时刻。这是我第二次踏上非洲这片热土,回想起自己通过援非选拔时的兴奋与激动,怀揣着对家人的不舍,在医院领导和同事的鼓励下再踏援非的征途。

彷佛就在弹指一挥间,援非日子里总是匆匆忙忙的,我们克服各种不适,调整烦恼焦虑,同时也备感自豪骄傲。在几位好友的鼓励下,我静下心来提笔记录这些日子历历在目生活点点滴滴,才猛然意识到时间在悄无声息中流逝,彼此尊重成为本文的中心表达。

同舟共济,备感温暖

“Bonsoir Francis comment vas-tu? J’espère que tu vas mieux! ”,意思是,“晚上好Francis, 你怎么样了?我希望你好点!”晚饭后科室一位同事发来了问候的信息。看到这些问候的字眼时,身体的疲劳感顿时烟消云散,身处异国他乡,当身体不适时真的很需要有这样的关心和帮助,哪怕只是言语上的安慰。

一周来,严重的失眠加上炎热干燥的气候已经让我无法把周五下午的半天班上完,当得知我失眠情况后,科里的一位当地同事建议我休息一周,温暖我心。我想到双休日即将到来可调整,不要浪费宝贵的上班时间,我最终选择休半天。回想起这段时间,一位队友生病住院手术,每每到科室上班时第一件事是相互问好,之后必是问候队友身体恢复的怎么样,深刻体会周围环境人情味真足!工作在这样一个集体中,气氛很融洽,使得我们的工作能够顺利开展,家人也放心了许多。

听说过当地人面无表情、很冷漠的评价时,我却不以为然,但也没有表示自己的看法,只是在心中默想:难道我是幸运儿吗?也许不同的心里感受是因为他们所经历的事情不同,就像队友们有的在写塞内加尔的风景,有的在写离家心情,有的在写医疗队的援非故事,而让我感触深刻的是中国人与非洲人之间的细腻情感变化。

3_副本.jpg

医者担当,医路生花

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到迪亚姆尼亚久儿童医院报到那天,在该院领导的陪同下,队长逐个把我们介绍给各自的科室,当第一次见到麻醉科负责人时,我提前主动说出:“Dr.Amadou, enchanté!(Amadou医生,幸会!)”,他很惊讶,随之说出了一句法语,后来翻译告诉我说当时他在问我怎么知道他的名字,我并没有领会,但这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交流,那天他带我参观了手术室整体布局,还介绍了麻醉设备、麻醉药品以及手术种类情况等,人很友好、很热情,当时我真的几乎都听不懂他用法语说的内容,但通过比划大概知道什么意思,印象最深的是那天我几乎都在说:D’accord(同意),还好事先准备了一个小本本,把见到的每个人的名字记录下来,以便下次见面时能够叫出名字,每当看到我用这种方式记住他们名字的时候,他们都会哈哈大笑,又增进我们之间的情感交流,当地人的名字确实很难记住,就像他们认为中文真的太难了一样。

“哈,太棒了,感谢中国政府!”当我把一种叫可视喉镜的设备(辅助气管插管的设备,带直观的屏幕)呈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很激动地说着,并拿出了老式设备-贴眼式的可视喉镜,我还真第一次见到这玩意,使用这种老式的可视喉镜,一只眼睛得贴着镜子,完成一次气管插管操作估计眼部肌肉都会抽筋,但他们把它珍藏的跟宝贝似的。一位叫Mactar的麻醉医生示意我要不现在操作示范一下,当给完麻醉诱导药物时,业内人士都知道,面对小孩的气管插管,麻醉医生完成这一操作最多只有两三分钟时间必须建立通气道,我引导着当地一位低年资的麻醉医生,暴露了声门,可他毕竟第一次操作,无论如何都无法将导管送入气道,此时时间已经过去大部分,意味着患儿体内的氧气在慢慢消耗完毕,我说:“需要我帮忙一下吗?”他立即把设备递给了我,我站在原来的侧边位置顺利了完成气道建立,“Merci beaucoup!(非常感谢!)”,并给我竖了拇指,正如每天工作结束时他们都会对我表达的一句话,我不知道这是为谁感谢,但我想替病人也好,替我们之间愉快的合作也罢,说明尊重都是相互的,不要因为匆忙之间,而忘记尊重助手或者合作者,我们也会得到应有的尊重和认可。

在手术室,麻醉医生和外科医生打交道最多,一台手术的顺利与否,除了要看麻醉医生和外科医生各自技术水平外,还有重要一点是这两个团队的默契配合程度如何。在非洲,由于条件限制,这里的有好些设备和耗材都没有,但当地的医生都会尽心尽力的用自己的方式帮助病人解除病痛。在监护病人的同时,我也会经常观摩着外科医生的操作,难得的镜头都会记录下来发送给他们,他们非常的乐意和感激,有时见他们工作一整天,我也会问他们:“Vous êtes fatigué?(您累吗?)”,他们总是笑着回答我,当手术结束时,我也学会了给他们来一句:谢谢!还记得几天前,一天工作结束了,有三四个人在那闲聊,看我过来,一位叫A ïmouna Ba 的同事说了一句法语,我当时没听懂,愣了一下,另外一位叫Coumba Ndao的同事补了一句:“You are a gentleman!”这句听懂了,因为她讲的是英语,说我是一位绅士,在麻醉科这个高压力的环境中工作一天,得此评价,可解一天疲乏。

他们渴望相助,我们义无反顾。医疗队队员们在班外时间还经常为华人的健康提供服务,不辞辛苦,不顾疲劳,只要自己力所能及就全力以赴。在上个月的同一天,我们收到两封来自在塞中资企业员工的感谢信:“感谢伟大的祖国派出最精英的医疗队,带来精湛的医术为非洲兄弟和我们这些远在异国他乡的游子们解决疾苦!”,“疫情期间不顾自身安危,中国医生们逆行来到塞内加尔竭尽全力帮助华人同胞和当地病人解决就医问题,此属大爱无疆、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感谢中国援塞内加尔医疗队!”,表达了对医疗队队员周长嵩医生和严端医生的感激之情和对祖国深深的爱,此些云云,是对我们的肯定也是信任,这将激励、鞭策着我们在驻塞大使馆的直接领导下充分发挥医学专长圆满完成医疗援非任务。

2_副本.jpg

播撒爱心 命运与共

为了能进行语言交流,出国前在国内加压式学习了五个月法语,水平还是只处于入门级阶段。我作为援塞医疗队的兼职生活委员和会计,管理队里日常事务,外出采购的机会较多,接触当地人的次数也多,每次见面时都应当以问好为先,刚好用上所学,在医疗队翻译的帮助下,每每都能够顺利的完成任务,并且总结出一条经验:文化应该入乡随俗,准备好问候语,如Bonjour、Ça va(您好)之类,并且最好做到比对方早一秒说出,以表示礼貌。不管迎面走来的是医疗队的当地清洁工也好,还是在银行会见的客户经理也罢,我都会主动的跟他们打招呼,对方也总是能够面带笑容朝着我。

一次外出采购,路过一家约三四平米大小手工艺术品店,吸引了我们,细看之下,虽有非洲特色,但都是些做工粗糙的木制品,有大象、斑马、水果、非洲人物等,是一位小商贩,赚钱养家糊口,当老板得知我们是中国人时,他非常激动的用英语说到:“中国!太棒了!太棒了!你们的国家领导真的太棒了!对非洲人民帮助很多,塞内加尔人民爱他!”,说着时候还细数着跟其他一些国家对比,我问他您刚说的能让我录制一下视频吗,他表示非常愿意,当他讲完第二遍时,我发现手机的录制开始键还没打开,真的很抱歉,同样的话,他说了三遍,每次都是那么激情澎湃,字字真情,此时身为中国人那自豪感油然而生。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创造性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外交新理念,当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发时,中非始终风雨同舟、携手前行,中国和非洲国家患难与共、守望相助,谱写了中非团结友好、共克时艰的新篇章,展示了负责任的大国担当。无论我们付出多少,相互尊重是前提,国家不分大小、强弱,共商、共建、共享的新发展理念已经赢得世人心,彰显了“天下为公”的思想,我们必须共同打造责任共担、合作共赢、幸福共享、文化共兴、安全共筑、和谐共生的中非命运共同体。此些朴素的情感,让一批又一批医疗队员的艰苦、孤独、牺牲和付出,都变得值得。

彼此的尊重是一座桥梁,连接着你我他,也连接着这个世界。选择援非,青春无悔,不虚此行。在余下的援非时间,我们将继续践行“不畏艰苦,敢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的援外医疗队精神。最后我要感谢家人尊重我的选择,让我再次踏上医疗援非之路。夜已深了,就此停笔吧,仿佛我又梦到大女儿正姿势端正坐在那聆听老师的讲课,小女儿正和她的小玩伴们玩着过家家的游戏。

赞一下
返回首页
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