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研究

四川大学华西院金堂医院刘琴:我人生中第一次打针“针弯了”

时间:2019-07-22  来源:四川大学华西院金堂医院  作者:刘琴

人生中经历过的,总有那么多时间冲不淡的记忆,而我的这份记忆来自二十年前。

1995年的时候,初出校门的我在一家市级医院实习内外科。从抽象的书本理论知识到实际的临床工作,这期间需要时间慢慢适应和学习。我学习的是临床医学,刚到医院的时候,跟着带教医生查房、写病历、做手术……简单的日子,却在医院这个忙碌的环境中充实着。

一个周末回家,给家人摆聊实习见闻,父亲问我会给病人打针、输液吗?

这种入门级的技能自然是掌握的,但是父亲的问题却让我回忆起小时候的一件事——那次母亲生病,父亲请来乡村赤足医生给母亲治疗。常年体弱的母亲因为病痛已经几天水米未进了,医生决定给母亲输液。在当时,农村的医疗条件是极为有限的,整个房间里只有一个瓦数不高的白炽灯照明。昏黄的灯光让屋子里充斥着一种毛玻璃般的模糊。父亲一手帮医生拿着输液器材,另一只手紧紧按住母亲扎针的手,我端着煤油灯在旁边照明。然而那医生几次扎针都没能成功,病痛中的母亲也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正是这件事,在我心底萌发了日后做一名医生的想法。

对于自己的工作,我有着一股超然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每天跟着医生把事情做完,我又立刻跟着护士老师跑前跑后,希望能学到每一个有用的知识和技能。时间长了,我感觉自己的火候也差不多了,终于鼓起勇气请护士老师教我打针。

当时,一名50岁左右的护士老师正将治疗车推到一个病床前,病人三十岁,因为阑尾炎要做手术,这时候是为他打术前针。理论知识我已经掌握得足够好了,但护士老师还是很耐心地从头教我——拿注射器(当时还是玻璃注射器,较重)、消毒、进针、推药、退针。我点点头,一边开始按着步凑进行操作,一边在心里思考着下一步。

然而毕竟是第一次操作,主要的注意力都在想着操作步骤,没有注意患者的情况,结果在进针过程中不顺,把针打弯了。

病人呼痛,我紧张得不行。护士老师见此情境,连忙给病人打趣道:“你看,你紧张的很,肌肉也跟着紧张,把我们的针都打弯了,把我们的同学也吓坏了。”

见我还愣着,老师又忙说道:“小刘,换个针头重新注射”。

这次老师吩咐病人尽量放松,有了准备,病人也配合地很好,我按照老师说的两快一慢(进针、退针快,推药慢),第二次很轻松地完成了注射,顺利地打完了我人生中的第一针。

后来,每天的查房、治疗,我与这位患者熟络起来。他常笑着说我吓着他了,还打趣说他的臀部比铁针还硬。

22年过去了,也不知道那位病人还记不记得在他臀部打弯铁针的年轻医生。但在我内心,我一直感恩于他的宽厚和大方,从某种意义而言他也是我的老师。


 cb49d5a7edc17904837fd27d477447bc.gif

欢迎大家积极参加由中国生命关怀协会和健康报社携手举办的2019年中国医院人文品牌建设者专题征文活动

【大奖】关于开展医院人文品牌建设者专题征文活动的通知  http://www.yyrw.org.cn/e/action/ShowInfo.php?classid=5&id=774


赞一下
返回首页
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