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家分享

张伯礼院士:弘扬抗疫精神,坚定文化自信

时间:2020-12-17  来源:  作者:马艳

马艳老师根据张伯礼院士在第十七届世界中医药大会上的讲话录音稿整理:

  尊敬的大会主席,尊敬的中医同道:
今年是个特殊的年份,庚子年不是个好年头,60年代,庚子年是困难时期挨饿,再往上推,庚子年八国联军。通过这次疫情加剧了百年巨变,中国是闭卷考试,西方是开卷考试,考试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更加坚定社会主义制度和文化自信,中医人在这次疫情中打了漂亮的阻击战。
我跟大家汇报的题目就是:弘扬抗疫精神,坚定文化自信,
这就是新冠病毒,长得也不太好看,就是一层囊膜,外面有点凸起。囊膜很简单,就是一层皮,凸起就是刺突蛋白,打开正常细胞的门,侵入人体。
今年9月份,清华大学做了一个工作,发现有3万条基因,囊膜的排序井然有序。
最上面的是一个非常整齐的六角形像蜂巢。中间排序是正方形排成金字塔状,三万个基因排序非常井然有序。病毒一直在进化,进化的传染性越来越强,毒性没有增加,从一个侧面也说明这个细胞蛋白,它不是人造,是自然生产的病毒。现在更清楚了,世界卫生组织上个星期公布了,这个病毒去年9月份开始在世界多地已经发生了,包括意大利、美国已经发生了。
当时留下来的健康人的血样已经检测出新冠病毒的抗体。 他们已经证实了这个是自然界生成了一个病毒。
为什么有些患者轻症突然转重?
转重的核心是细胞风暴,就是病毒侵袭到机体以后,机体的免疫细胞对它发生反应, 释放大量的炎性介质,他的本意是要杀死病毒,释放过多了,伤敌1000自伤800,就会轻转重,一直延续风暴就是关键。
为什么复阳?非典就没有复阳,复阳现在也知道了。这个病肺里分泌的不是水, 是粘液,这种粘液特别在吸氧的情况下就更干了, 形成了碳酸沉积在小气道。
小的气道裹着碳酸里面有病毒,慢慢地往外排,排的速度慢,我们检测核酸通过咽喉部,痰出来了,碳酸出来,病毒也出来了,所以是阳性的。但是这种病毒是死病毒,或者是基因的片段,没有传染性,治疗也比较容易。但是吃中药的人,比较少的复阳,原因是中药有很多化痰排痰涤痰的药,让它不形成碳酸,这是中药的一个特点。
二次感染也出现了,对吧? 当然这个例数还比较少, 现在我们看到的二次感染的,不过报告就十几例,没有看到更多。
但是这个原因是怎么样?
二次感染是两次核酸这个病毒变异以后,再次被感染,只是提示他的病毒抗体形成的是再谱的。 我们一直盼着的神药没有出现,大家这个一直在这个很多人在吹捧的奥特西韦、瑞德西韦、 氯喹等等的实验全部失败。
我在武汉也说,西医关注病毒,我们关注证候,中医是辨证论治,过去我们是靠人总结出来, 大家在一起碰人后形成共识,大概需要几个月到半年的时间。
但是我们这次用手机APP, 我在去武汉的路上,让我的团队回来赶紧编一个手机APP,我到武汉第一件事买100台手机,把这个证候调查,装在手机里边,大夫带着手机进红区,在很短的时间,这他这界面,可以把舌象照下来, 证候弄出来,放到后方平台上进行分析。 所以我们用了不到1个星期,4个省20家医院,1000例患者的中医证候学特征出来了,湿毒疫,主要就是湿热毒瘀虚症状,湿气的特点,特点都很明确, 又呈现一个兼夹发病。
在武汉统计出来以后, 我们又了解各省的情况, 广东省那边的是湿热, 上海、 江浙一带是湿温,而青海、 甘肃一带是湿燥。
你看这个图像就是青海的, 舌苔腻,燥。 然后是当时的中南地区确实有点凉,有点寒,1月份的下雨下雪的有点寒,又加寒, 所以它是湿邪的特点是兼夹发病, 对湿式粘腻的,它发病也是不是单独一个因素发病,而是兼夹发病,而症候表现。
我们说湿邪多怪病,新冠表现的比非典要复杂得多。 它会分为5个型,轻型、 普通型、 重型、 危重型、 恢复期, 它和非典相比呢,它的传染性更强, 毒性比非典要弱一些,但是临床表现复杂多变。 非典很简单,作为一个肺的损伤,而他除了肺以后, 其他的脏器,心、 肝、 脾、 肺、 肾、 神经、 内分泌、 免疫通常都受影响。
第二,对免疫功能的损伤非常的重视。 我们看到最重的时候, 他的淋巴细胞都是0,中性粒细胞的数量也很低。同时它的脏器损伤也比较重,它的表现比非典要复杂的多。
这是这张图,我一直在用这张图,因为这张图是我们到武汉3个星期画出来的。我向中央指导组汇报的时候, 大家都很兴奋, 标志着我们对这个病有了初步的把握, 知道这病是怎么回事儿, 是吧?
实际为什么我们一直在讲早期发现、早治疗, 这个早字是有道理的, 这个病毒在第一个星期传染性、复制性最强, 同时它是对药物也最敏感的。
 我一个学生在武汉总结出来的早3天、晚3天治疗,它的转重率,它的死亡率都不一样。这篇文章很快发表中医药杂志上。所以第一星期治疗是最关键的, 看到了病人就赶紧给他吃药, 不要等,越拖, 最后效果也不好啊。 如果说到了第一个星期治疗得也挺好,他也释放了一些炎性因子,但是很快就恢复平复了, 基本第一个星期过后就走向,这是大部分人都如此,就要普通型的病人。
但是有一部分病人由于有基础病,或者治疗不及时, 或者没治疗, 往往会由轻症转为重症。 就是炎性风暴出现了。
如果还是控制不住,不是伤害了免疫细胞,伤害的脏器, 而是造成了脏器的功能的衰竭。就会出现危症,这就到第三个星期,基本是这意思。 所以我们对这个清楚了以后, 他的病理、 病程、 症状、 实验室、 检查、 指标、 治疗通通的就迎刃而解了, 所以有这张图,说明我们对对这个病,用很短的时间把握了,但这是大量的临床实践基础上才总结出来的。
我们中医治疗在轻型普通性完全可以用中药治疗, 我们这次治疗的很多病人, 包括方舱, 也都是用的中药来治疗。
 到了重症, 我们中西结合救治, 西医为主, 中医为辅, 然后我们恢复期也是强调中西结合,西医做评估,他到哪些损伤, 然后我们用中药救治, 所以我们全程中医早期介入,全程参与,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也是中央表扬我们是成为中国发展的亮点, 总书记说是中医药守正创新、 传承精华的一次生动实践,确实如此啊。
我们这次的特点, 一个是全覆盖,覆盖面广。 不管方舱、 定点医院、 重症医院, 我们终于全进去了。
 第二个,中医去的人也比较多, 这个同时中药实用率比较高。 是这次一个特点,我们有具体分析呢, 有4个,第一个在开始的阶段啊,我看有这个片子啊,武汉的情况,因为当时四种人是混杂在一起。
哪4类人呢?
一个是确诊患者,然后是密切接触的患者,密切接触者、发热的, 还有留观的, 这些人都混杂在医院里面,大厅拥挤不堪的,排队一直排到医院外。8个小时才能看上病。当时这种情况不解决,造成交叉感染,跟国外现在的情况一样,对吧? 所以当时我们中央指导组研究的时候,我就提出一定要严格的隔离是吧?严格的隔离,一人一间屋,彻底隔离开。
中央指导组采取大排查的手段,在武汉1000多万人口的大城市,用了10天3次排查,几乎把所有的该排查的,把这4人都分开了,放到定点医院, 放到学校放到酒店都隔离开了, 但是隔离不给药, 一个是延误病机,第二造成恐慌,因为当时没有什么药可给你呢,基本就是不吃药。
这种情况下病人很恐慌, 所以我提出中药半罐,就普遍服从中央。
本来是轻的不给治疗,转成重的,本来就是个流感,不给治疗以后往往容易形成肺炎, 对吧? 这个既是一个密接的吃中药也可以预防,所以就吃。 所以当有人说了, 因为中医不讲辨证论治嘛, 我说你傻呀,10万多个人怎么吃东西,怎么辨证论治啊等你辩证完了,也没地方给你抓药去了。看都封城了,古代就是一个城市一个县城,流感这个这个有疫情流行啊, 就是在城门的东南西北4口大锅一支,全村人都上那儿喝药。
去农村,把药搁在麻袋里, 沉在井里边, 几千年来都那么做,我们现在不用沉井了, 你看我们用的是就是湖北的九州通企业给我们拿这1000多个锅,24小时不间断熬药,他把药送到方舱定点医院门口, 为此他们医院有27个职工都被感染,但是两个多月一直没停啊。
所以这个我到的时候跟他们说,给我账单吧, 我说你还赊着钱了, 那么多的药, 几百万副药, 没有1个人1分钱,企业垫付的。你看第一天我们就给了3000服药,第三天就是8000多、1万多,最后一直到了37000,两个多月一直供着药。
所以说没有中国的国力啊, 没有坚强的企业, 这场仗也不好打。
我开个方子,拿着电脑拿那个手机给传过去。 几个小时以后, 药就送到了都可以的。同时我们严格的隔离,普遍服用中药, 阻断了疫情的进展, 这个2月初从这4类人当中确诊患者占80%,2月中旬占到30%,2月底基本就是10%以下。
3月初基本是个位数,到了3月中旬,3月18号,伟大的日子,武汉清零。新确诊病例、疑似病例全部清0了,就是5个多星期,基本就把这情况控制, 就是严格的隔离, 普遍服用中药,中断疫情, 这是我们打的第一个胜仗。
第二就是清楚了,病人也清楚了, 谁是发烧的、 流感的也都清楚了, 但是当时一床难求,武汉当时情况确实很紧张,没有床位,一下子增加了十几万个病人找不到床。中央指导组开会的时候, 王辰院士提出来建方舱,我们都非常的支持。
我说建方舱非常好,一个可以把病人分类救治,轻的地方舱,重的在定点医院, 而危重病人在专科医院,各得其所,既避免了资源浪费,又避免了医院的挤兑。 所以非常好。但是我说中药进方舱,中医包方舱, 我跟刘清泉教授就是提出这个请战书,03年天津的非典,我是红区的总指挥,红区救治以后非常好, 所以我有点经验, 春兰总理也当过天津市委书记, 也知道这件事, 所以我一提出来,我10点半提出来的,到了12点就批准同意,中医成立一个方舱。
下午我们就开始筹建了,能够上方舱的人是上下一条龙,非常的快,说建了方舱就是江夏方舱。
武汉有个军事运动会, 大家都知道,欢迎美国大兵给盖的, 就在那个体育馆改成中医方舱,改成方舱以后叫江夏方舱。 这个我提出来,这个方舱的宗旨是热情服务、 心理抚慰、 人文关怀是第一要义,第二要义是中医综合治疗。你看为了这个,我落实,你看这蓝帘都挂上了, 这是远隔离。 硬隔离是拿3层板已经隔开了,男女分开了, 但是这个病人要在这儿呆半个月待20多天,几百个病人都在1个大厅内,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换个衣服都没地方换。
我说不行, 必须拉个帘儿, 人家说怎么拉呀那么大体育馆, 拉链太难拉了? 我说想办法,上面不是有架子嘛,掉铁丝,拉一个晚上就拉上来,不但有横的, 还有竖的, 把每个床头都围上, 病人有点隐私啊是吧? 所以中央电视台老放方舱,一放有蓝帘的,就知道这是中医的, 其他方舱都没有。我们采用中医的治疗,就是汤药,汤药不合适的就是配方颗粒, 这个公司给我们一个调剂车专门放方舱外边,还可以就是针灸、刮痧、 按摩、耳穴都可以。
 当时太冷了, 整个大方舱里面温度很低,每个电热毯, 病人都偎在电热毯上。
我说这个病得动起来,中医讲气血周流必须动, 组织他们练习太极拳、八段锦。大家都在练,一练,我没想到那么好, 病人之间的话多了,病人跟大夫见的话多了, 整个方舱就活跃起来。 活跃起来以后呢,有患者支部,大家捐献的东西, 成立爱心教育图书角, 互相鼓励的纸条贴面墙, 我们叫心灵鸡汤包满墙。
氛围也出来了, 效果非常好。 我们这个方舱564组患者0转重,出院病人0复阳。
把我们的经验介绍其他方舱,其他方舱转重率是2—5。而不用中药的,这个国际上认为是20%的转重率和转危重点,我们国内认为是10%到15%,不管多少吧, 反正是吃了中药不转重症,控制转重率是我们的第二个胜利。
没有重症就没有死亡,所以中医在这个方舱治疗,里边体现在控制专重的效果非常的理想。
第三步,就是重症治疗,重症治疗以后, 我们刚才讲了西医治疗, 西医的吸氧啊、 呼吸机呀、输液都很重要的, 我们都用它们来治疗, 有人说了不就会输点液输着氧嘛,就是输液输氧就是保命, 命都保不住, 你中药给谁灌的,对吧? 他保住命你才给吃中药吗, 所以还是中西结合,还是西医为主, 西医保命嘛,中医治病,他给氧了以后血氧都上不去。 我们这是给独参汤、人参, 我一次可以用80克,一天80克人参试试吧,病人没有任何反应啊, 2天、3天慢慢血氧上去,我们给生脉注射液,效果都很好, 但是一定要量要大,救急的时候就要重量重剂。
稳定以后, 你再下来,慢慢血氧就上去了。 而炎症, 刚才我说炎性风暴、我们用的就是不是激素, 西医用激素,现在都不敢用。 我们用的血必净,效果非常好。对于肺的炎症, 我们用的是热毒宁、 痰热清, 配合抗菌素治疗, 协同作用非常好, 促进肺的炎症慢慢吸收啊, 包括人机对抗啊等等很多问题都是靠中西结合救治。 我们重症的患者很多吃了中药以后,效果确实一天一个样,一天一个样,是吧?
最后的恢复期,这个病的恢复的任务很重, 因为两次核酸转移就是没有传染性的,就出去就可以转到康复驿站。到了康复驿站, 肺的炎症没有吸收免疫没有恢复, 脏器损伤没有修复, 完全的靠中医。 所以我们在2月的下旬就出了第一份中西结合康复指南,2月下旬、3月上旬,3月中旬成立了3个康复门诊和医务人员感染的康复驿站。我们对康复,康复以后中医药的效果也有很好的效果, 是吧? 我这个7月份、10月份我这过几天还去武汉。
我连着去,主要是观察的康复的病人,康复中药的起的作用非常大,对肺的纤维化的吸收,大部分患者没有后遗症,有后遗症的经过积极治疗都能抗衡。 但也出现知道后遗症和新冠的严重程度不成正比, 轻症也有后遗症,重的不一定都有后遗症,心理创伤很重, 早期康复综合康复效果好。
当时我在武汉中央指导组,我提出大疫出良药, 我向中央指导组提出来, 我们历代都总结很多有效方药, 这次我们也要总结出来。
中央正式批准以后, 委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来做这事, 我们对已经用的中药几十种,最后筛出3方3药,增加使用症,然后有研制了3个药。
国家局推荐的清肺排毒, 中医科学院搞的化湿败毒,我的团队搞的宣肺败毒。 这都是在武汉前线广泛使用疗效确切, 现在正在做申报啊, 像我自己开这方子,他就是这几个实方,麻石杏干汤藿香正气,它的优化法,然后把我们自己研究的,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的马鞭草的提取物, 对新冠病毒的抑杀作用最强。
马鞭草对付小气道炎症, 小气道炎症控制了,就不复阳,把这个成分加进去了,形成了一个宣肺化湿、清热透邪、泻肺解毒的一个药。同时我们开展5份的临床研究,获得了临床批件。 这是我们入驻的情况,我们接受非典的经验教训, 非典那年都是写在里边儿,写完了靠复印机印,很多字迹模糊了,资料拿不出来, 最后都丢了。
而这次我们用手机传, 所以数据库里都有这个,每天入住的病例都有, 所以原始处理、 可溯源都解决了。
 什么是评价指标?
退热时间、 核酸转移时间、 肺的炎症吸收,都是评价指标, 但都不是关键指标。
我觉得关键指标是轻转重症。 所以在武汉疫情以后,我让我的团队赶紧跟世界卫生组织报告, 因为当时只有中国有病人,有那么多的病人, 我们有权利、有义务来提出这个轻转重是核心指标, 控制它。 世界卫生主任让我们和英国利物浦大学共同商量, 他有一个团队专门搞评价指标,最后被认可了。
轻转重是核心指标,所以现在世界上不管各种疗法,控制轻转重是主要的新指标,这是我们做的一个对照。
在武汉中医院,164个的患者证实了他的疗效,这是2CT的研究。并且7月16号,我们这个药获得美国FDA的2期临床批件。现在正好和南加州大学共同做一个方案。以及这个药物, 我们跟世界各国来分享我的成绩啊, 同时我们把一批物资援助了菲律宾,援助了意大利。
当时,世界卫生组织和国家卫健委来考察这武汉疫情,进而在2月份在考察。
但是我看到以后,我只能说非常的生气
全文没有提中医药,考察组没有中医专家,考察单位没有中医院, 所以我向人民日报记者发最句牢骚是吧?提醒疫情过后别忘了中医啊, 还要继续支持中药发展啊。 我就说这没有这个,令我们中医非常心寒,记者感受非常遗憾,那个报告报道之后,记者写了一份内参。
大领导批了以后呢,转到前线,前线就开会的时候质问,为什么3个没有?然后让他们补救,才出现我们卫生部的领导,在国务院开新闻发布会,介绍中医药抗疫情况。余艳红书记带着我们几个做中医专场;孙总理在求实杂志发表《中药是这次中国发展的亮点》, 把它宣传出来。
为什么他们不写中医, 真不是他们不知道, 也不是他们对中医药有什么成见,就是不自信!那么多效果,他还不相信, 这是可悲的。
中国是最有抗疫经验的一个国家,因为我们最早接触这么多的病例, 中医又是第一时间介入了。我们总结出那么多东西来, 哪一点都可圈可点。我讲的话是站在中央指导组来介绍全部的情况, 当然里面有我团队的一些情况,但是为什么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你不敢提不敢写,不自信是什么?
只能说不自信是吧?
就有了新闻发布会, 介绍了中医的专场,有了国务院白皮书, 成建制早期介入, 全程参与分类救治, 有效降低了发病率、 转动率、 死亡率, 提高了治愈率。
我说国书单白纸黑字写上了, 不承认也不行啊, 是吧? 就丢不掉、 忘不了了。 当然总书记更说了, 中西结合, 中西医并重是这次疫情防控的一大特点,也是中医药守正创新、 传承精华的生动实践。
特别这句话, 几千年来中华民族能一次次的转危为安,靠的就是中医药, 并连同疫病斗争中产生的伤寒杂病论、温病条辨等经典著作。 这次筛选出来的3药3方,就是在古代基础上,就是总书记讲的话, 是吧? 进一步夯实了中医药在这次的贡献,并且对3药3方做了肯定,对整个中医药在几千年的贡献中做了肯定。
特别是这是最根本的立法, 在传染病法, 我们要求把中药写上,原来传染病法明文规定是不许中药救治的, 所以非典的时候不让中医药救治是有法的根据。
这次总书记应该讲了,才允许中药介入,必须修法, 所以这次法律上修了是吧? 坚持中西并重, 中医医院也是机构, 是吧? 必须要介入, 我们很多中医院现在也建立负压病房啊。
最后说,世界瘟疫肆虐全球,造成了人类重大死亡, 重创各国的经济社会发展。 这一突然突如其来疫情让人们更加感受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性、紧迫性, 病毒不分国界, 疫情不分种族, 全人类只有共同努力才能战而胜之, 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
所以在疫情继续蔓延的情况下, 各国应该行动起来, 秉持人类共同的命运, 共同战胜这次疫情。 谢谢大家。

timg.jpg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