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资讯

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程力剑:救人于水火的稀缺专家

时间:2019-08-09  来源: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  作者:邓晓洪 廖光华 李诗敏

 他是孙立忠的博士生,他历经严苛的心脏大血管外科训练,如今,他带着手艺回到成都履职市三医院

 2006年,程力剑离开成都,到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阜外医院读博。那年他还是一个30岁的年轻医生,执着地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心脏外科医生。

2018年10月底,程力剑从北京回到成都,到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履职。此时的他,已经是一名成熟的手术专家。

从成都到北京,从北京回成都,一去一回,就是12年。程力剑用12年的光阴磨砺手中的刀,而成都等回的,正是一个可救人于水火的极其稀缺的心脏大血管医生。

从去年11月到今年3月底,仅5个月时间,程力剑共做了18台主动脉夹层手术,换句话说,他救了18个主动脉夹层患者的命。

就主动脉夹层这种凶险的疾病,整个中国都缺能够从容应对的心脏大血管外科医生,成都同样如此。程力剑的归来,让此类疾病患者看到获救希望。

 一个有梦想的医生

IMG_0953.JPG

市三医院的心脏大血管外科本来就在整个四川实力强劲,因为程力剑到来,这个科更加不可小觑。这从程力剑每天的忙碌程度可以看出来,同事要找他都难,“他要么正在手术,要么正在去手术的路上。”这种状态,正符合他当初的梦想。

程力剑是土生土长的成都人,父亲是个普外科医生,从小耳濡目染那些化腐朽为神奇的救人故事,他对父亲崇拜有加,梦想将来也当个外科医生。

梦想是最好的人生规划师,程力剑直直地朝目标而去。高中毕业,顺利考上同济大学医学院,大学毕业后回成都,当了一名超声科医生。但他对于外科医生梦想,仍旧没有放弃,时时跑去看外科做手术。

一年,阜外心血管病医院的一名专家被请来做心脏手术,他跑去看,“做得太好了,每一个细节都堪称完美!”这台手术让他更加坚定了转型的决心:考研,当上一名心脏外科医生,“一定要去阜外医院读研、读博!”

那年是2003年,遗憾的是,当年阜外心血管病医院没有招心脏外科的研究生,他报考了川大华西医院心脏外科。他是想走一条迂回路线:待研究生毕业后,再考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的博士。

他果真在2006年成功考取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孙立忠教授的博士生!

孙立忠,是我国大血管外科的奠基人之一。他现任安贞医院心外科中心主任、北京市大血管疾病诊疗中心主任,独立完成和指导下级医师完成各类心血管外科手术逾25000余例,是我国心血管外科完成手术例数最多、病种最全、疗效最好的专家之一。

3年博士,终于让程力剑实现了当心脏大血管外科医生的梦想。

 把“孙氏手术”带回成都

孙立忠教授对弟子程力剑有着严格要求和训练,“从病人入院到出院,一环扣一环,需要最规范的管理,因为病情变化太快了,稍有疏忽,病人就会死给你看!”程力剑跟随导师所学到的,就是用手术技艺和细致管理,将病人从危险的死亡线上拉回来。

先后在北京阜外医院和北京安贞医院工作多年,也曾到美国德克萨斯心脏中心任访问学者,十多年的磨砺帮助程力剑成为大血管疾病诊疗的专家,先后发表文章10余篇,其中SCI 3篇。在主动脉疾病方面,更是有着丰富的诊疗经验。

到底什么是主动脉夹层?四川人吃火锅的时候,常点的一道菜叫“黄喉儿”,很多人以为是动物的喉咙,其实,它是主动脉血管。

主动脉是从心脏出发的一根血管主干道,分为内、中、外三层。正常情况下,3层结构紧密贴合,共同负责输送血流。

但如果血管因高血压、遗传性结缔组织疾病等发生病变,在血流奔腾通过的时候就可能导致撕裂。血液在通过撕裂的部分漏出,就会和剩余的中层或外层形成夹层,变成“夹心饼干”状。如果血压持续升高,导致血管外层破裂,就像是高压水管发生了“大爆管”,大出血可致人瞬间死亡。

主动脉夹层这种病,约20%来自于遗传,70%与高血压有关,另外10%属于其他因素。它分为两种类型:A型夹层在心脏近端的升主动脉,B型夹层累及降主动脉。因为距离心脏的远近不同,所以凶险程度也不一样,A型夹层如果不及时手术,发病头两天的死亡率是50%,头两周的死亡率是70%,90%活不过一年;而B型夹层在急性期头两周的死亡率是8—9%。

但在AB两种主动脉夹层中,A型要占去2/3,B型仅占1/3。

面对如此凶险的疾病,在救治上一直以来却较为棘手。在我国,上世纪80年代早期以前,主动脉夹层患者就没有成功抢救回来过一例,到上世纪90年代,死亡率依旧超过50%,通过手术救下来的,也大多是B型夹层患者。

直到2002年,孙立忠教授发明了术中支架血管,创立了“孙氏手术”,即:全主动脉弓四分之人工血管替换+降主动脉支架象鼻血管植入术。这一术式,让主动脉夹层的死亡率从以前的50%直接下降至10%以内。

2018年10月底,程力剑告别导师、告别安贞医院,带着“孙氏手术”回到家乡成都。

 病人不知何处去

如前文所说,我国在主动脉夹层手术上医生奇缺,虽然孙立忠教授带出了20多个博士生,但撒到全国,仍旧只能说杯水车薪。

作为“撒下去”的一颗种子,为了发挥特长,程力剑在选择医院时自然有所挑剔,之所以选择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第一是源自于医院及心脏大血管外科罗勇主任团队的诚意,第二更是因为在该病救治上的基础实力:

首先,主动脉夹层的手术尤其需要影像科、超声科、麻醉科、体外循环科以及重症医学科等科室的全力配合,市三医院在多学科协作上早已建立了完备的机制;

其次,对心脏大血管手术来说,尤其需要一个优秀的体外循环技术团队,而市三医院在这方面也是走在全省前列;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项,是医院对救治心脏大血管疾病患者有担当,“这种病是很危险的,很多时候要挑战医学禁区,很多医院不敢去冒险,而市三医院则在有意识地去打造、培养一支优秀的心脏大血管手术团队。”心脏大血管外科主任罗勇说,程力剑的到来更是给团队的打造注入了强心剂。

程力剑回成都后救治的第一例主动脉夹层病人,是一名48岁的女性。她是甘孜州得荣县人,去年11月23日突然剧烈胸痛,幸好她当时在都江堰,就被送到都江堰市人民医院。而都江堰市人民医院是市三医院托管的医院,通过绿色通道,该患者被火速转到市三医院。

经检查,她是A型主动脉夹层,“整个升主动脉撕裂,若不及时手术,她必死无疑!”程力剑主刀,把这名女患者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该患者经济困难,术后发起众筹后,科室的医护人员全都为她捐了钱。

从这个病人开始,在不到一周时间里,程力剑接连做了3例主动脉夹层手术,其中第三个是一名年仅35岁的小伙子。因为他一个月前得过急性胰腺炎,出院后发生肚子痛,还以为是胰腺炎复发,所以又去消化科检查。幸好及时请程力剑会诊,通过CT扫描,发现是A型主动脉夹层,于是立即启动手术程序,让小伙子摆脱了死神的追击。

程力剑说,虽然主动脉夹层是一种凶险的疾病,但大众对此病的认识不足,从而在选择医院时较为盲目和偏信。“时间对于这类患者来说太重要了,耽误不起。”程力剑说:“我很负责任地说,对主动脉夹层这种病的救治,就四川省而言,市三医院是最有救治能力的医院!”

 奔走在抢救的路上

IMG_2086.JPG

自从回成都进入市三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程力剑就没有闲过,除了为主动脉夹层患者手术,他还要做其他各种类型的心脏手术。从去年11月到今年3月底,总共做了18台主动脉夹层手术,其中市三医院院内12台,院外有6台。“省内和省外那些医院收治了主动脉夹层病人的,因为情况危急,向我求助,让我去帮助手术,只要时间不冲突,我必须去,那是生命啊!”

一周前,长春一家医院打来电话求助,一名主动脉夹层患者急需救命,他搭乘清晨第一班航班赶过去,下了飞机直奔医院手术……

他的归来,让成都乃至四川的心脏大血管技术、特别是主动脉夹层这种病的抢救水平得到极大的提升。但有时时间的冲突会带来巨大遗憾。有一次,市三医院刚收到一个主动脉夹层病人,正在做各种检查准备手术时,程力剑接到省内某市医院的求助电话,说一个病人主动脉夹层需要尽快手术。他无力分身,就在顺利为本院这名患者手术完后,他打电话询问那边的情况,却得知,那个病人已不治身亡!

“这样的状况,我回成都后已经发生过两次,都是在手术撞车的情况下。作为治病救人的医生,非常遗憾。”

作为医者,作为有担当的公立医院,如何带动技术的总体提升成为思考的方向。市三医院院长徐俊波说,做大做强心脏大血管外科,不仅仅是为了本院专科发展,更重要的是要搭建平台,通过学术交流和医院之间的合作,推进技术的拓展,让好的技术和管理在更广泛的区域得到使用,“救更多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