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研究

上海市奉贤区中心医院季兰:夜的守候

时间:2019-10-17  来源:上海市奉贤区中心医院  作者:季兰

不能睡觉的夜到底有多长?

那深深的夜,漫长而冰凉。凌晨三点,听着一走廊的鼾声,此刻的心才算是安定的。我提着脚尖,悄悄地打开病房的门,悄悄地端详着每一张熟睡的脸,暗自思量着每一个神情的细微变化,呵,无恙!于是,退出房间,又悄悄地关上了门。从第一个房间到最后一个房间,花了我半个多小时,有时更久。回到护士站认真地做好笔录,一个小时之后又重新来一遍。一切就是这样,悄无声息地进行着。

自从感觉到夜是如此漫长起,我就安逸于对夜的守候。

 年轻时,更多的是对夜的幻想。幻想自己如南丁格尔提着那盏小灯,照亮了自己前行的道路,也点亮了病人战胜疾病的希望。那位在深夜提着灯行走的白衣天使,美到极致,那就是我对夜的幻想。

 然而这一切,却永远定格在了那个唯美的画面上。随着时间的流逝,幻想变成现实,随之而来的便是无数个夜的坚持和守候。现实就是这样,一件事做一次很新鲜,做十次意犹未尽,做一百次可以忍受,做一千一万次那就需要内心的强大了。虽然事实如此, 但并没有抹灭我对美好事物的渴望。我内心坚信,我觉着提着灯那唯美的瞬间,就是用这无数个身怀使命感的夜夜换来的。

 那夜是如此漫长而寂静,有时也会感动到自己和动情到别人。深夜,无声的脚步穿梭在每一个病房,寂寞的身影如此悠长。孤单让我学会自我取乐。我把一切静止的物件当成陪伴我守夜的伙伴,那么一切都会变得生动起来。真的好抱歉,抱歉惊动了开门的锁,抱歉打扰了床头的灯,回身时一不小心又踢疼了床脚,鞋子说可累坏我了!我心里好欢快,真心感谢这些“战友们”长期以来的支持。回到护士站,看见一个红苹果放在桌上,下面压着一张纸条,歪歪扭扭地写着“辛苦啦!”远处,一个老人轻轻地关上了门。我的心一下子温暖如春,想着辛苦有时也是一种奢侈啊。

 那夜是如此漫长而寂静,有时也会短促而惊心动魄。杂乱的脚步声,凄厉的哭喊声,仪器的报警声,夜的宁静就这样被淹没。我仿佛置身于一场生死赛跑之中,我是一个在旁用尽全身气力助威的人,而那个吹响哨子停止比赛的人就是时间。与时间赛跑,人有多少把握?喜和悲在一瞬间就明朗了,生和死在落叶间就注定了。虽然我镇静沉着,但我内心也渴望时间的施舍,也渴望参赛选手的强大。我始终坚信,有象我这样成千上万的人的不懈努力,一定不会是徒劳的。不管成与败,那都是一种职责,一种信念,一种尊重生和死的仪式!

 医院里的岁月已经把我锻造成一个意志坚韧神情淡定的战士。这里的夜需要守候,需要象我这样的人的守候。我不后悔,有时还有点自豪。闲时,我翻看着日子,从容地数着这样的夜自已已经过了多少个,再算算这一辈子还有多少个这样的夜还要这样过!

 不能睡觉的夜到底有多长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