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研究

成都市卫计宣教中心范月秋:欧珊的十年一觉“麻醉梦”

时间:2019-09-22  来源:成都市卫计宣教中心  作者:范月秋

肤色白、发髻高,鹅蛋脸、月牙眉,初识欧珊的人绝对想不到眼前这位温文尔雅、眉目如画的美女是位“医龄”有着34年的麻醉科医生,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她还有着服役部队,“军龄” 27年的特殊经历。做事雷厉风行,说话掷地有声,一派作战的风范,这是绝大多数接触了欧珊的人对她的评价,她自己却说:“我只是一个执着的人,一个有情怀的人”。

图片2.jpg

十年造一梦  为理想奋斗的日子  

    欧珊,博士后,主任医师,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麻醉科主任,成都中医药大学和第三军医大学麻醉学兼职教授和硕士研究生导师、北京大学医学部神经外科学学系教授委员会委员、四川省卫计委学术与技术带头人……一系列荣誉加冕的背后,源于一颗简单而执着的心。

1995年,欧珊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军医大学麻醉专业,想起自己从医的初心只是简简单单的“想让家人都身体健康而已”。冲着一个单纯朴素的愿望,欧珊在行医这条路上走得踏实,走得坚定,更越走越远。

作为一名麻醉及重症抢救专家,欧珊参与过无数次的战地急救,有过在各种极端条件下开展手术的经历。“遇到的情况都是非常危急的,在极端条件下,设备受损,气管插管也用不上,我就只好直接坐在患者身上,嘴巴对着气管吹,或口对口做人工呼吸,抢救生命是需要付出百分之两百的精力去投入其中”,欧珊说她曾在怀孕八个月的时候,还在手术室进行麻醉工作,“把工具托盘放在肚子上,跪在地上做气管插管”。

27年的军旅生涯在欧珊的性格中留下了鲜明的痕迹,多年坚持的长跑习惯,更让她有着超乎常人的毅力。有十年的时间,欧珊每天回家,陪丈夫、女儿吃完晚饭后,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书研习,从晚上9点到凌晨2点,她见过城市里最深邃黑暗的天空。在牵拉挤压、挣扎摸索中,一路寻找着黑暗尽头隐约的那一丝光明。

付出总会换来回报,在这十年的时间里,欧珊获得了军队科技医疗成果奖2项、专利13项,以第一责任人承担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在内的课题15项,发表文章100余篇。她说,美好是属于自信者的,机会是属于开拓者的,奇迹是属于执着者的。麻醉学是一个很苦的专业,是各个医学类学科的集合,更要把各个学科并行串接在一起。但历史的原因导致了麻醉科不被重视或被边缘化,1989年,麻醉科就被定为临床科室,但是目前很多医院将麻醉科定义为医技科室。

“让麻醉学能够‘正大光明、登堂入室’,让大家不再称呼我们为‘麻师’,是我下一个十年要做的事情。”带着自己的理想和情怀,2015年欧珊转业来到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担任麻醉科主任

十年磨一剑  英雄背后的女战士

离开部队,脱下军装的欧珊依然延续着她的军事作风,雷打不动每天7点15分准点出现在麻醉科的手术区,查看手术麻醉监护信息系统,准备当天的工作。起初,科室人员都很怕这位从部队走出来的“冷医生”。“欧主任要求我们必须早上准点来科室,晚来一分钟都不行,迟到就要扣钱”,麻醉医生刘莉“吐槽”了科主任,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家务事多有时候难免会迟到。

但所有的情况在欧珊那里没有例外,自从她来到市一医院的麻醉科后,建立了一系列的制度,比如麻醉科质控制度、全院会诊制度、工分统计制度等,并规范了麻醉科临床工作流程。一进麻醉科的办公区就能看见这些“理直气壮” 的制度被张贴在墙上,“制度上墙,一遍一遍,反反复复,时刻牢记,这也是尊重那些遵守规章制度的人”,欧珊说。

军事作风带动着科室发展,欧珊身上的敬业精神更感染着周遭同事。2017年初,欧珊在一次抢救中,因情况紧急摔了一跤,导致右腿髌骨骨折。伤筋动骨一百天,她没有休息一天,杵着双拐,买来马桶圈,在手术区来来回回挪动着指导麻醉医生手术。有一次,一台胸科手术出现了大出血,同为高级职称的侯明勇医生赶紧呼叫欧珊。“我当时根本没想起欧主任受伤了,反正第一时间就想到只要她在,一切就搞得定”。在那一场抢救中,欧珊把拐杖扔在一边,忍着腿部的剧痛,控制了出血量,让患者平安的“醒来”。“所有医生都会跟我一样,在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其他的都是浮云”,欧珊说。

如果说外科医生是生命战场上显而易见的英雄,那么,麻醉医生就是英雄背后最给力的战士。在整个围手术期,麻醉医生会至始至终地陪在患者的身边,控制观察着患者的呼吸,让他们安稳“睡”去,平安 “醒”来,就好像做了一个美梦一般,而手术时的抢救也是由麻醉医生来进行的。

“很多人都叫我们‘麻师’,认为我们不重要,但事实上我们麻醉医生的知识结构和操作技能是最全面的”。说一不二,胆大心细,一派作战风范,欧珊就是那个站在英雄背后身披铠甲,为生命保驾护航的女战士。

图片1.jpg

十年许一愿  乌云背后的幸福线

 市一医院麻醉科在欧珊来后迅速地发展起来,现有医护人员47人,其中博士后1人,硕士研究生16人,硕士生导师1人。麻醉科骨干及带头人分别于市医师协会、省医师协会、全国麻醉医师专委会等担任常委及委员。手术室现有37间,并且设有麻醉门诊,设亚专业麻醉组。现全年麻醉总量4万余台,其中高龄、危重、多种合并症患者占20%,可开展各部位肿瘤、肝脏、颅脑、脊柱、高危产科等重大手术的麻醉,手术种类多样。麻醉科为外科和相关内科提供高质量的麻醉服务,达到省内先进水平。目前科室在研科研项目10项,新技术项目9项,专利发明7项。

“刚来的时候,发现了很多问题,设备配置不全,手术间不够,大环境是麻醉医生的专业认同感较低,待遇低,话语权低,加之人员短缺,麻醉医生都是超负荷工作。”欧珊给出了一份2018年底成都市麻醉医生现状的调查结果,报告显示成都市254家医院只有麻醉医师1752人,7.53个外科医生才配备1个麻醉医师,外科床位与手术床位的占比为35/1,80%的麻醉医师工作时间每周超过了50个小时。   “麻醉医生的猝死率是非常高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该怎么去处理和患者的关系,这就需要我们加大对医生的一种人文关怀,并将这种人文关怀传递给每一个我们照顾的患者”。深受希波克拉底誓言影响的欧珊着力在麻醉科打造“人文情怀”的科室氛围,并将“语言治愈”的妙方贯彻于整个围手术期的麻醉治疗中。

2019年初,一位身着绿色手术隔离服的医生手举一部手机,为即将手术的小患儿播放着动画片的一幕暖哭了无数网友,大家纷纷点赞称“这样人性化的医生,我要!”

照片中的医生就是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麻醉科的刘莉。两岁的小患儿彭彭(化名)因为眼睛问题要进行手术。“手术的前一天家长还很担心,怕孩子太小独自去手术,会给她造成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刘莉说,作为彭彭的主管麻醉医生,她也在术前多次与孩子和家属沟通,提出了多种方案,也与孩子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小儿手术的麻醉风险较高,历来是麻醉中的重点。近年来,欧珊带领的麻醉科团队在小儿麻醉方面下足了功夫,既保证了麻醉的安全,又提高了小儿麻醉的舒适度。“在麻醉前,我们会多次与家属及患儿沟通麻醉方式以及与手术医生详细了解手术情况。大到患儿出生情况、生长发育情况、喂养情况以及疫苗接种情况,小到孩子的生活习惯、小名等方方面面。术前在等待区,我们麻醉医生还会进一步与孩子沟通,跟他们一起做游戏、玩玩具,或者给他们看喜欢的动画片”,欧珊说,麻醉药物很简单就那么几种,但在药物治病的基础上,她更看重的是“语言治愈”的强大力量。“他们在安全温馨的环境下,像做了一个好梦一样,安稳地醒来,这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人文关怀彰显着医生的德行与良善,更是人与人之间不可或缺的真诚与温情,是乌云背后那道镶着金边的幸福线。

下一个十年  前行是唯一的退路

34年的“医龄”与27年的“军龄”让欧珊的人生像一台高速运转的“永动机”,快人快语快节奏的她竟然有着两样令人匪夷所思的爱好:看玄幻小说和品茗。“我就喜欢看《斗破苍穹》《琅琊榜》这类的玄幻小说,它会让你将现实的沉重放在一边,当个局外人”,欧珊说,喝茶品茗则是让自己能拥有片刻的宁静,能让时间缓一缓,慢一慢,给大脑一种“留白”。

悠然品茗,采菊东篱的很多人,到最后,都有“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的心态。但对于欧珊而言,她的梦想不会放假。“我们国家已经进入老年化社会,到我退休那一天,我也会把我毕生所学投入到老年疼痛治疗、临终关怀的事业中,麻醉学在这其中的作用会非常大” 。天生带着使命感的“女战士”,是硝烟中那一朵永不会凋谢的铿锵玫瑰。

而下一个十年,欧珊又有着怎样的安排?“围术期的血液保护、神经损伤与恢复是我们科研的主要方向,如何提高手术室的使用效率,降低患者的医疗费用也是麻醉科未来发展的重点,一切都要以人为本”。欧珊希望早日完善医院麻醉实习、规培基地以及麻醉硕士研究生培养点建设,要打造一支麻醉技术骨干和专家组成的队伍。

她说,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前进是我唯一的退路。

cb49d5a7edc17904837fd27d477447bc.gif

欢迎大家积极参加由中国生命关怀协会和健康报社携手举办的2019年中国医院人文品牌建设者专题征文活动

【大奖】关于开展医院人文品牌建设者专题征文活动的通知  http://www.yyrw.org.cn/e/action/ShowInfo.php?classid=5&id=774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